面向年轻群体的图片分享社交应用Snapchat联合创始人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向科技博客TechCrunch证实获得来自一家投资方的5000万美元C轮投资,不过他并未透露这家投资方的名称以及此前是否也投资过Snapchat。一些文件和TechCrunch方面掌握的一些消息已经证实,腾讯应该在Snapchat的B轮融资时对其进行了投资,但并非Snapchat B轮融资的唯一投资方。在C轮的5000万美元融资之后,Snapchat筹集到的总投资额至少在1.23亿美元以上。曾有很多猜测表示Snapchat实际上总融资额超2亿美元,有些人开玩笑称,这次的5000万美元代表了凭空消失的融资额度。有趣的是,腾讯科技翻译了TechCrunch有关Snapchat融资情况的文章,似乎对文章中所述表示认可。美国科技网站ZDNet近日对鲍尔默以及多名微软现任和前任高管进行了采访,这预计是鲍尔默在担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期间所接受的最后一次媒体访谈。在这次采访中,鲍尔默并未对他在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方面的失误作出回应,但透露他作为微软首席执行官所最早作出的决定之一是,这家软件巨头应该进军游戏市场。Xbox“是我的决定,是我的责任”,鲍尔默说道。未来几年时间里,微软对Xbox业务的押注可能会使其付出数十亿美元的成本。昨日晚间,盛大文学向《第一财经日报》证实了CEO侯小强离职事件,盛大文学相关人士也向记者表示,盛大文学董事会将于今天发布公告说明此事。这是继起点文学创始团队集体出走后,盛大文学的又一次高层人事震动。12月11日,十余个手机企业代表齐聚12月11日晚间消息,有消息称,360即将发布一款新硬件,配备一个天线和一根网线,从曝光的图来看极有可能是路由器。此款产品将小米作为目标对手。消息人士称,这是奇虎360自主研发的第一款硬件产品,但没有透露更多的细节。此前,360董事长周鸿?在奇虎360的2013年第三季度财报的电话会议上确认,360公司的无线路由器产品正在设计之中。但360官方人士对上述硬件是否为路由器不置可否。12月11日晚间,汽车之家(NYSE:ATHM)正式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开盘价为30.16美元,较17美元的发行价上涨77.4% ;而首日收盘30.07美元,市值31.6亿美元,较17美元的发行价上涨76.88%。根据开盘价,以10,513万份ADS的总股本计算,公司市值约31.7亿美元。摩根大通近日发布研究报告称,2014年中国在线视频行业的推动力将继续来自于专业制作内容,并指出其盈利前景将会承压。摩根大通分析师亚历克斯·姚(Alex Yao)指出:“2014年在线视频行业的流量和用户花费时间份额的前景还难以确定。我们维持对2014年中国在线视频行业的谨慎立场不变,同时维持优酷土豆和搜狐股票的‘中性’(Neutral)评级不变。”报告还指出,专业制作内容的获取成本一直都在增长,而自主制作内容则仍不足以成为行业推动力。2014年中在线视频公司将继续进行重大投资。这很可能导致未来12个月时间里的在线视频行业盈利前景承压。

:王戈(VICE 中国主编):《全身文化人》:汤祯兆最早看汤祯兆的书,是他的《AV现场》——光凭这个题目就已经足够吸引人了。不过汤祯兆的知识面涉猎之光还是令人惊叹,而这本《全身文化人》就是证明。从电影到足球,汤祯兆都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出过独特的观点,足球一章里有一段特别让我印象深刻:说他有个年少踢球的朋友被选入了职业队,在踢球的小伙伴中被奉为传奇,可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想起上初中时,我们学校里就有这么一位入选了山东鲁能二队的守门员。前年回老家的时候,得知他在做干货生意,足球生涯早早结束了。虽然是很正常的事,但当年同是守门员的我是多么羡慕他啊!汤祯兆,容我以中文系习惯呼其为汤生。当年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的一等才子,众多学妹欲一窥本尊而不得,如今腕底澜翻,走笔各大媒体副刊。可在我眼里,不论是谈日本、说AV、话电影,汤生都不折不扣仍旧是一副才子心眼观人衡世论文,或可说,读中文出身的汤祯兆早已练就了一身好功底,笔锋扫处,逢佛杀佛,逢魔杀魔。我之所以斤斤计较汤生的学术出身,实因我在他最新出版的作品集《全身文化人》中读到早年的文学训练如何被其自觉转化为一种眼光和教养,换言之,汤生早已不止是通常所见那种笔下阁泪盈盈、扪心渺渺的多愁书生,毋宁说他经由文学文本的研探而淬炼出一种更为整全的观照方法——谁说文学只是抒情载恨的呆板工具?于是,我们会在《全身文化人》中看到从“文学人”、“创作人”、到“足球人”、“电影人”、“香港人”的别具特色的分类标准。一方面呈示出汤生从来不为所谓的专业领域拘囿限定,随兴游走,枝草风光,苟有可述,亦皆阑入;另一方面更透露出汤生对于“全身文化人”的执念,今日所谓的专业主义稍不留神即滑溜出边,这种犯规越界非言其所涉及的领域有多广泛,那只是浅薄的画地为牢,真该小心自警的恰是对于专业精神的无限度恳认。这是另一种的“功利主义”,一种“凭知识去追求更大权力的想法”,换句话说,现代社会的盲从专业主义其实亦是对“权力”的变形崇拜。专业知识绝非放诸四海皆准的普世工具,又或是随意裁断任何问题的倚天屠龙,挥泄笔墨的文化人理应更加谦卑服善,“明白专业范畴的局限”,真正的专业主义首先即是知道专业的边线在哪里,专业精神合该不与世俗权力产生任何利益勾连。是以我们会在书中读到汤生忽而戏仿鲁迅,在《不长进者的兵器与罩门》里耍弄后设游戏,或娓娓叙说他和久美子交臂而过的故事,又或在《生病志愿》中慨叹“流离的日子”中的“柴米油盐的煎熬”;又忽而化身“足球人”,借足球发表一大堆文化理论,似乎足球场于其不啻是一番理论演练场还是理论屠宰场;再作变身,影评人的汤生于时鲜口味毫不介意,单取各种小众文艺片,无论是谈金基德的欲海念力还是基斯洛夫斯基的日常政治风景,皆不取时下影评习气,不理会所谓大众兴趣,自顾自书写他的黑白记忆,令我们恍若置身于阿汤电影院。因此,若你仅仅知道善写日本风物,用汤生自己话来说,即是那个“可能更接近市场定律建构出来的”的阿汤的话,那此书完全可令你目睛大亮,原来谈日本只是汤生的一个“自选动作”而已,而果真通达博识的评论人完全可以玩耍观者瞠目称奇的“全身动作”,且玩耍得自在从容。不过,话亦须说回来,适合打自由人,抱持全身文化观的汤生是不是完全忽视以至否定专业精神的重要价值呢?当然不是。事实上,无论我们多么向往文化上的共生观念,其行之有效的前提与尝试恰恰在于“要有一定的质素支撑”,而他对专业精英的微末要求亦是务请精英们“用质素而非职权来说说服我”,就此而言,“回顾整理以及强化做好自己,其实就是共生根源所在,也是对专业精神的贯彻实践”。那汤生的专业质素又在哪里?容我不嫌冒昧的指出,就如开头所述,汤生始终以文学的训练来观察各类文化世相。这种训练的擦痕的最大表现之一即是他始终熟稔并化用各种东西方文学理论。如果说那些学术论文是理论的摆设,是放肆骚扰读者的理论岗哨,那汤生看似轻松自如的评论实在密布着理论的细密针脚,然而这些针脚委实温情与体贴。​有谁如他这般会将福柯在《规训与惩罚》中提出的“全景敞视主义”拿来比附足球场?按福柯所言,权力既是“可见”又是无法“确知”的,犯人们被迫必须不断目睹窥视他们的监察瞭望塔,却又不自知是否正被窥视。全景敞视中,匿名的监察者究竟多少并不知晓,因此犯人愈加渴望知道自己是否以及如何被监察。汤生奇思妙想亦将足球场视为一处全景敞视,运动员是被监察者,场外的观众则是构成威胁的匿名观察者,有深意者,本该被监察者处于低端的权力系统却被悄然转化成一种有利条件,有人看自己,即便数量和时间都不确定,但“反而强化了无时无刻被注视着的主观幻想投射”。球星渴望被观看,不仅出于被注视的虚荣心,深在原因或是经由大量的匿名关注而享受不可明确估量的“权力”感。再如当下众口流播的八卦谣传,论者皆兜兜转转于廉价的道德判断,汤生却独辟蹊径以“香港八卦系统vista版”来纵论统摄。他指出,八卦系统的精神根基是所谓“社会民主化”,意即通过民主的理念及基础,以便强化八卦监察的理据,挂民主的羊头卖商业的狗肉;其次,八卦系统的社会背景是“宗教组织的衰落与日常生活的商品化”,八卦贩卖的不是信息,而是日常生活的感性消费,借共同的谈资制造出共同的身份背景,是“城市人的一张隐形身份证”;其三,港式八卦已然升级为组合型八卦,以多元为名义,潜藏综合性消费,不含道德指涉,娱乐面前众生平等,建构一彼此有台阶下的都市文化空间。这篇论述港式八卦的宏文,把弄理论术语几至闲庭信步的地步,但亦步步踩实字字狠准。随举两例即可见出汤生文章的特色,拣材不拘常格,无论小众高眉抑或平民基层,皆如履平地进出自如。对理论的熟稔并未趋于对理论的沉溺,而理论的饱满复令其文章读来有种难得的清涩,清者清通平直也,涩者别有深意也,不致匆匆带过。所以我再三强调汤生的中文系背景。因为在我眼里,文学予人更多的永远是一份看取世界的眼光和心情,是一份操之在心冥契有道的才情。时下太多的文化讨论文字,皆失了这份心情与才情,看似头头是道,实则套了件中看却不合体的外衣而已。同时,文学相较其它学术领域更易予人共生的文化观念,不致陷入汤生反感的“专业主义”的泥沼,而直指本心的文学观照又默默涵养积蓄出一等真正的专业识力,少受各色文化杂音的搅扰,径直探勘文化世相的核心与内里。

虽然《万万没想到》主要靠模仿《总而言之》起家。但它的确给短视频吹来一股新风。让那些拖沓的短视频去死吧。观众的要求只会越来越高。《万万没想到》唯一的缺点是质量不稳定,有点像古龙的小说,时时刻刻走在钢丝上,连观众都为作者提心吊胆,下一步怎么走。自制剧确实受到三个方面的所限,就如文中所述,一是内容局限与单一,二是生产成本与生产模式的差异,三是网络环境影响,但是市场回应恰恰最好是现阶段最好的回复,昨天与我公司的小伙子也在聊这部剧,万万没想到的火反而就是来自于内容简单直接不费脑子,生产成本间接故更新速度较高,由于视频时间短流量低所以消费群体不一定全是WIFI党,万万没想到的定位就不曾是多高深多复杂的剧集,他就是要简单直接,群体看得简单乐意看,生产者生产的简化使得效率更快市场的粘性也就越高。以万万没想到为例,市场定位抓得准,内容简单幽默化容易接受,更新速率恰当也是该剧能够让市场保持热情与粘性的根本,至于作者考虑到未来优酷会受到工业生产模式的冲击,市场与时间会给予最好的答案,万万没想到的成功也来自于优酷之前的失败的积累,随着互联网视频消费人群的增多以及未来4G网络的覆盖,互联网视频会有高投入高回报的大制作是毋庸置疑的,但不代表这种小制作的幽默诙谐的短剧就会消失,市场会把人群越来越细化,人的需求也会随着视频网站发展也更依赖互联网,你会去买票去看变形金刚,也会去买票去看失恋33天,所以内容如何也是关键之一。另外一点,万万没想到虽然剧集简单直接,但这不代表受众群体需求也是简单单一的,优酷需要接着万万没想到的东风,衍生出更多类型的剧集,来试探性打开另一块需求市场,如何丰富自制剧的类型模式,吸引更多的人更加依赖视频网站,这也是让优酷能够自己完善自己的关键点之一。国内移动端社交工具,就目前而言,微信的地位难以撼动,基于兴趣群体的社交平台,百度多年以前就开始做了,就是百度贴吧。经常逛贴吧的同学,应该知道,在贴吧里混迹的人有多少,百度贴吧从PC端蔓延到移动端以后,就在无数用户手机上占有了一席之地。智能机获取地理位置很方便,所以这个基于地理位置的功能早就内置了。当然,百度贴吧和一般的社交平台性质有所区别,微米在这一方面未必没有竞争能力。微米没戏,原因如下:1、2、定位不清:不能用一句话告诉用户,你是什么?3、即时消息的核心是强用户关系,微博是弱用户关系,无法导给微米真正的好友。虽然shoprunner在市场份额是与亚马逊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但在物流技术和服务上却足以媲美亚马逊。阿里想要打开海外市场,尤其是充满挑战的美国市场,拥有类似shoprunner这样的左臂右膀是必须的。按蔡崇信的说法,shoprunner未来是要对抗亚马逊的核心业务——物流,而阿里一直坚持不做物流也只接导致阿里在这方面的准备极为欠缺,注资SR,让蔡崇信加入董事会,到内部进行培训,是要从自己最薄弱的环节的入手。只要稳固了物流,不断的收购有潜力的本土电商网站进行反复实践,就算是玩砸了,背后还有财大气粗的阿里集团做靠山,这种大浪淘沙的做法,是缩短阿里进入美国市场的最直接方法。 可能作者比较高端大气国际范吧,对国产货几乎不关心。蓝魔和台电说起来也算消费电子行业的老品牌了,之前在MP3/MP4时代就属于大众熟悉的品牌,那时候跟魅族、OPPO都是同档的竞争对手。      另外,相比认为消费者会将Intel处理器和“中低端平板电脑”联系起来,我更愿意相信消费者会觉得intel的介入会明显让国产平板提升一个档次,不说跟苹果三星比,至少和之前的低价国产平板比是算比较高端了,这对于那些没有太多预算购买两三千的苹果三星平板的消费者来说,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intel虽然进入平板时代比较晚,但是从之前的经验来看,实力不容小觑,从最早的Z2460到现在的Z2580,intel芯的平板明显在性能和兼容性上提升了不少,所以Z2580芯片出来后很明显的看到跟着intel走的厂商在增加,再考虑到今年年底正式出货的Z3770,一发布马上就好多平板厂商都开始抢着要跟intel合作了。按照目前的势头,intel平板很可能将占据苹果三星之外平板的另一座山头。

虎嗅注:本文是微信公众账号“游戏葡萄”以图解形式分析的腾讯游戏海外的战略布局,同时对比了业内主要玩家的市场地位。虎嗅进行了摘编。

Nest创始人:

分类:社会

时间:2016-05-29 12:3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