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p>公元1894年9月17日,也就是清光绪二十年甲午八月十八日,是我国近现代史上一个有决定性的日子。这天下午,我国第一支、高踞当时世界第八位的现代海军——北洋舰队,在黄海之上,大东沟海面,与日本第一支现代化海军——联合舰队,发生了遭遇战。双方血战四个半小时才鸣金收兵,未分胜负。</p><p>战争的导火索还得从我们的老朋友朝鲜说起,1894年朝鲜爆发东学党起义,朝鲜向清廷求援,而从明代就开始觊觎朝鲜领土的日本借口调停,蓄意挑起战争,面对日本咄咄逼人之势,清廷朝野哗然,而立志重振朝纲的光绪帝力主抗战,中日甲午战争随即爆发。而中日两国海军同样的任务便是护送赴朝援军,控制黄海。</p><p>9月16日,由丁汝昌率北洋舰队护送刘盛休部4000人增援平壤,日军得报遂集中其最精锐之舰艇12艘于鸭绿江口大东沟一带伺机偷袭,我舰队避无可避,一场惨烈的黄海血战于9月17日中午12时50分在大东沟正式爆发了。</p><p><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dc0000219085283a6e8" img_width="797" img_height="577" alt="黄海血战,北洋舰队覆灭前的末日悲鸣" inline="0"></p><p>我方护航舰艇当日在大东沟共计18艘,均为1888年前下水的旧式战船,而且舰上没有快炮,而日军均为崭新产品,船速都在18海里之上,设备弥新。日军在武器装备超越我方多矣。</p><p>当日中午,大东沟上我海军吃完午餐,警报发现东南海面出现敌舰,我舰起锚迎战。当敌我距离接近八千码时,我方首发巨炮,竟将吊桥震断,提督丁汝昌被摔落于地,身受重伤,口吐黄水,足折不能行动。船员抬其入舱包扎,丁坚拒不让,他坐于甲板上过道之侧,督战到底。</p><p><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1dc200021ea80bdd64df" img_width="400" img_height="246" alt="黄海血战,北洋舰队覆灭前的末日悲鸣" inline="0"></p><p>此时日舰距我既近,也以巨炮还击,由主力舰吉野号率领前锋突击队,加快速度至14海里,随即直穿我右翼而过。速射炮数十尊,左右开弓,一时俱发,弹下如雨。镇、定远二主力战舰,行动缓慢,弹药发射速度慢,直接中弹百十发,死伤枕藉。甲板上的樯桅、瞭望台、帅旗、令旗,以及悬旗绳索,均被敌方密集速射炮火轰毁殆尽。所幸由于装甲坚厚,敌十英寸巨弹,也只能穿甲五英寸,以致两舰始终有伤无险,并逼近敌舰,发炮还击。只是右翼小船,尤其是超勇、扬威两舰,不胜负荷。船身中弹数十发,引起大火。我方将士虽舍命扑救,终难控制。扬威号原在右翼尖端,被迫外驶避炮,不幸受伤过重,火势蔓延,全船尽毁。全军弃船时,管带林履中蹈海自杀。海上仅存者65人,最后被我一赶来应援之鱼雷艇救起,驶出战场。</p><p>敌方前锋突击队,既以疾驶速射,穿我右翼而过之后,乃再向右急驰,绕过我镇、定二主力之尾部,拟再右旋冲折我左翼,与随后而来之本队八舰,形成包围圈,围攻我定、镇二舰为首之主力,作歼灭战。</p><p>此时敌我鏖战激烈,大东沟上烟雾弥漫,风云变色。</p><p>千钧一发之际,我右翼诸舰拼死抗拒,亦发炮如雷。唯此时我超勇炮舰,已受重伤,大火不熄,船身倾斜,敌本队用快艇快炮轮番攻击,超勇最终被击沉。管带黄建勋随众落水。当时有人抛长绳系救生圈救他,黄推绳不就,随超勇自沉殉国。</p><p>我军左翼,战况也十分激烈。致远舰拼死抗战,中弹累累,船身已受重伤。致远管带邓世昌见敌船纵横驰骋,率领诸舰进攻,对我舰为害最大的莫过于敌舰“吉野”号。若除去此舰,则我军颓势或可稍转。于是伺机取好角度以全速向吉野撞去,打算与敌舰同归于尽。当两船迫近,同沉势在不免时,敌我船员均大惊大哗。不料致远半途竟被敌方鱼雷击中要害,锅炉爆裂,愿望成空——而该鱼雷原定目标本是定远旗舰,中途误中致远,救了吉野。天意竟会如此!</p><p>当致远沉没时,管带邓世昌与合船战士250人同时坠海(后只七人生还)。其当时有属下有救生木给邓世昌救生木的。邓世昌推木不就。当年邓世昌在舰上养了两只狗,此时二犬随主人同时坠海。二犬竟然想搭救世昌,咬住其臂不让他沉没。邓世昌推去之。而二犬竟游回再咬住他的头发想拉他出海,邓世昌最终抱犬同沉。可歌可泣。</p><p><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1dc70002000cefc3dfae" img_width="800" img_height="543" alt="黄海血战,北洋舰队覆灭前的末日悲鸣" inline="0"></p><p>致远既沉,我舰队左翼顿折。敌舰乃以优势火力与优势速率,轮番围攻我经远。经远舰不支,终于下午4点40分为日舰击沉,管带林永升阵亡。合船死难者凡272人,生还者只16人。我致远、经远相继沉没之后,所余之济远舰,战争未终,全舰而返,其管带方伯谦后被砍头正法。</p><p>双方厮杀,难解难分。至下午5时半,我12英寸巨弹只剩下三枚,而日统帅伊东深恐天黑,我鱼雷艇逞凶,乃收队而逃。副帅刘步蟾鼓浪追之数海里,速度不及,愈追愈远,乃收队而归。结束了这场黄海血战。 我主力定远、镇远二舰,连续血战四小时有半。共中重炮弹3700余发,遍体如麻。据日人统计,定远一舰独中轻重炮弹即不下2000发。血战自始至终,日均即以我二主力舰为攻击重心。</p><p>此役北洋舰队损失“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广甲”(“广甲”逃离战场后触礁,几天后被自毁)5艘军舰,死伤官兵千余人;日本舰队“松岛”、“吉野”、“比睿”、“赤城”、“西京丸”5舰受重创,死伤官兵600余人。北洋水师虽损失较大,但并未完全战败。然而李鸿章为了保存实力,命令北洋舰队躲入威海港内,不准巡海迎敌。在4个月后,日军在刘公岛登录,威海港海军基地陷落,北洋舰队全军覆没。</p><p>这一战,在双方都是破题第一遭。在我国近代军事史上,可能更是第一次和唯一的一次,以现代、现代组织、现代法则所打的大规模的现代战争。而中国30年洋务运动的自强成果,就在这4个多小时中灰飞烟灭。

<div><p>作战的本质目标就是摧毁敌人的作战体系,瓦解敌人的抵抗意识,而这个目标应用到空中作战时,显然就变成了摧毁敌人防空作战体系。在防空体系不健全的时代,这个目标是比较好达成的,而当现代一体化防空系统登上历史舞台后,这一任务就变得非常艰难,要研究如何压制现代防空体系,就需要首先了解现代防空体系的构成。</p><p><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1dbc000461d9c01d5a61" img_width="1484" img_height="987" alt="F-22战斗机的作用正越来越小,体系能力才是关键" inline="0"></p><p>根据《空军战役学》一书里的定义,现代防空体系共有五个系统组成,分别是情报预警系统、指挥控制系统、防空武器系统、勤务保障系统和防护系统。每个系统的组成单元如下:</p><p>情报预警系统:航空航天侦察网(卫星、预警机);地面雷达情报网;地面无线电技术侦察网;地对空观察网。</p><p>指挥控制系统:各级指挥所(含预警机空中指挥所)。</p><p>防空武器系统:歼击机、地空导弹、高射炮。</p><p>勤务保障系统:作战保障(通信、导航、航空管制、气象、防化等);装备保障(飞行器地面维修维护);勤务保障(物资、财务、运输、卫生等)。</p><p>防护系统:工事防护、隐蔽、疏散、伪装、末端防护系统、电子干扰系统。</p><p><img src="http://p9.pstatp.com/large/1dba0004630fed210fe0" img_width="2100" img_height="1650" alt="F-22战斗机的作用正越来越小,体系能力才是关键" inline="0"></p><p>遂行防空作战的整个活动一般也不会脱离经典的博伊徳循环理论约束,必须分为观察-调整-决策-行动(OODA)四个环节,其中发现依靠的就是情报预警系统,调整和决策都依靠指挥控制系统,行动环节依赖于其他的系统。实际上,博伊徳循环理论也并非很完整,例如一次作战行动是基于上一次作战系统的效能之上进行的再决策,总要涉及一个战场评估的问题。这个评估一般由指挥控制系统和情报预警系统共同完成,解放军实际上并不提OODA而是提侦-控-打-评四个环节。</p><p>无论是哪种防空作战的组织理论,指挥控制系统都位于核心位置,因此一旦指挥控制系统被瘫痪,整个作战体系必然会瘫痪。指挥控制系统往往比较难打,或者要打击需要先找出一条前往体系节点的通道,这时候会首先选择致盲情报预警系统或者打击勤务保障系统,以及将飞机打瘫痪在机场上。这一点在海湾战争里已经被证实,彼时,美军使用经典的五环理论,将伊拉克的指挥控制系统和情报预警系统瘫痪掉,整个伊拉克军队就如同被一拳打蒙掉的人一样失去了抵抗能力。</p><p><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dbc000463d6854004e3" img_width="2100" img_height="1500" alt="F-22战斗机的作用正越来越小,体系能力才是关键" inline="0"></p><p>这个理论在任何时代都是适用的,在隐身飞机出现之后也是如此。虽然隐形飞机十分强大,但实际上隐形飞机的主要任务并不是进行空战而是进行体系破击的。这个结论很好理解,对于一架隐形机来说,在投入了巨大的资金之后,其作战能力特别是在大规模空战中的能力实际上是比较堪忧的。有钱如美军,也只能购买187架,而这187架飞机真正用于作战时,每一架飞机最多携带8枚弹药,作战半径700~800海里。</p><p>如果要进行激烈的空战,作战半径将会急剧缩小。隐身飞机或许真的可以在局部的交战中发挥很大的作用,但一旦战场变得复杂,整个战场根本无法分辨敌友时,作战效能就会极大的降低。这种复杂战场真实存在于未来的战争里,例如当解放军发起对台作战时,在台海附近不但会充满各类电磁辐射,而且各类飞机、飞行机交织在一起,敌我识别信号完全被压制。这时候F-22不能总以超视距打击作为主要作战样式,而是必须靠近敌人进行近距交战,那么显然F-22就会不堪重负了。</p><p>说到底,将敌人消灭在空中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隐形飞机对决三代机时,实际上,战机本身的隐身设计起到的作用并不是很大。因为当你的雷达锁定一架三代机对手,继而使用导弹攻击对方时,对方只要能发现你的雷达锁定信号或者导弹来袭,就可以采取相应的对抗措施,抵消这一次攻击。美军F-22之所以厉害很大程度上并不是由于其特别隐身,而是因为其机载雷达和导弹强到对手无法正常告警也无法摆脱的地步,隐身能力只是能让其更好的在发动攻击前进行站位,但这种成功的站位距离真正的作战胜利还很远。</p><p><img src="http://p9.pstatp.com/large/1db7000442b309979f64" img_width="1024" img_height="791" alt="F-22战斗机的作用正越来越小,体系能力才是关键" inline="0"></p><p>现在设想你驾驶了一款正常的三代机也配备了F-22这样的航电和导弹,与另外一架三代机对决时会发生什么呢?对手虽然探测到你的来袭,也前出迎敌了。但同样,你的雷达锁定和导弹攻击对方也无法发觉,这样的情况下,它显然也会被你击落。正是基于上述探讨,我们就可以发现,其实飞机本身的空战能力并不是打败敌人的关键,而破击体系的能力才是关键。</p><p>以色列空军认为,把敌人的飞机打瘫在机场上是最好的选择,而如果你能破击敌人的作战体系,甚至都不用打机场敌人就瘫痪了。当隐形飞机时代来临之后,这种作战理论变得更为迫切了,鉴于双方的雷达都无法发现对手的隐形飞机,两种飞机之间进行直接空中交战的概率越来越小。这时,空战的作用不是上升反而是下降了,谁率先破击对手的体系,谁就能赢得胜利。在这样的情况下,F-22这种纯空战飞机存在于历史舞台上的作用就越来越小了。

<div><p><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1dba0002733b879adc2d" img_width="580" img_height="290" alt="决定日本命运的海上决战——第三次所罗门海战" inline="0"></p><p class="pgc-img-caption">日本海军的劳模,金刚级战列舰</p><p><span>圣克鲁斯海战后,美国海军在太平洋战场一时已无航母可用,而日军也只剩下战斗力不足的鹰隼号航母,无力影响战局,只能承担护航侦察之类的辅助性任务,瓜岛海战的主角意外的变成了双方的其它水面舰艇。(尼米兹当然不会告诉山本他把企业号又偷偷的藏回瓜岛附近去了,一边修理一边作战)</span><br></p><p>11月初,美国海军就破译了日本海军的密码,得知了日本海军要在11月的11,12两天重演上个月炮击瓜岛机场的一幕,并且要向瓜岛送去大批增援部队。此时哈尔西已经没有航母可用,他一面集中了以南达科他号和华盛顿号2艘新型战列舰为核心,另外还有1艘重巡洋舰,1艘轻巡洋舰,8艘驱逐舰的TF64编队准备迎战,一方面又以5艘轻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组成TF67护航特遣队,护送6000增援部队上岛。在圣克鲁斯海战受重伤的企业号也带着维修舰维斯特号赶回战区,边修边打,以增强空中力量。</p><p><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dba00028bad0c51fab9" img_width="600" img_height="482" alt="决定日本命运的海上决战——第三次所罗门海战" inline="0"></p><p class="pgc-img-caption">瓜岛战役的焦点,亨德森机场</p><p>瓜岛上的百武晴吉一次次向特鲁克发电,要求海军提供大量船只,将38师团送到瓜岛,以便发动第三次进攻。而山本对这种危险性极大的护航行动本来并不感兴趣,他本来打算用驱逐舰继续进行“老鼠运输”,不过上次以战列舰炮击瓜岛机场的战果还历历在目,所以他索性就卖给陆军一个面子,把炮击机场和护送增援部队上岛的任务放在一起进行。<br></p><p><span>按照日军的计划,第2水雷战队司令官田中赖三指挥运输船队从肖特兰岛出发,第11战队的战列舰雾岛比睿,第10战队的和第4水雷战队的驱逐舰组成“挺身攻击队”为之护航,田中船队开始登陆之前,“挺身攻击队”炮轰亨德森机场,压制美军空中力量。与此同时,第二舰队司令官近藤信竹中将也将再次带领一支由战列舰金刚、榛名,航母隼鹰,重巡洋舰高雄、爱宕、利根,轻巡洋舰川内和6艘驱逐舰组成的前进部队从特鲁克出发,伺机搜索并消灭美军仅存的企业号航母。</span><br></p><p>“挺身攻击队”本来是因为11战队需要“挺身”接近瓜岛海岸线,冒险对机场进行炮击而起的。不过到了战争末期的时候,为了维持日军日渐低落的士气,各种“挺身队”是层出不穷,甚至给慰安妇也起了“妇女挺身队”这种不伦不类的名字,这只能说他们是思路广欢乐多了。</p><p>11月5日,作为投石问路的举措,38师团228联队分乘10艘驱逐舰,趁夜在塔萨法隆加角和埃斯佩兰斯角登陆成功。11月10日上午9:00,田中赖三带领早濑、亲潮、阳炎、海风、江风、凉风、高波、卷波、长波、天雾、望月这11艘驱逐舰和长良丸、广川丸、佐渡丸、堪培拉丸、那吉丸、山浦丸、山月丸、鬼怒川丸、信浓川丸、布里斯班丸、亚利桑那丸这11艘高速运输舰组成的运输队开出了肖特兰泊地38师团师团长佐野忠义中将和4名幕僚乘坐田中的旗舰,229联队,独立工兵第19联队,工兵第38联队,辎重兵第38联队,独立汽车第212中队总共1.45万名士兵,重武器,粮食弹药等补给物资则分别装在11艘运输船上。</p><p><span>由于11战队一直惦记着金刚号战列舰上次炮击瓜岛机场取得的战果,司令官阿部弘毅中将特意嘱咐田中把该战队的观测队也装上驱逐舰,让他们和陆军一起登岛,以便在炮击机场的时候能更准确的观测弹着点位置,以提高战列舰射击精度。阿部本人则带着“挺身攻击队”和近藤的前进部队于9日16:10开出了特鲁克泊地。</span><br></p><p>12日3:30,“挺身攻击队”和前进部队在瓜岛和拉塞尔岛之间的预定地点分离,阿部带领战列舰比睿和雾岛,第10战队司令官木村进少将坐镇的轻巡洋舰长良,以及天津风、雪风、照月、晓、雷、电这6艘驱逐舰面向瓜岛南下。13:30,南面又开来了由高间完少将指挥的第4水雷战队的5都驱逐舰,他们是在11月11日从肖特兰岛起航的,现在也和“挺身攻击队”一起东航。</p><p>为了防止潜艇攻击,阿部下令组成反潜阵型,以第4水雷战队的朝云、村雨、五月雨为左前卫,夕立、春雨为右前卫,攻击队本队则在8公里的后面以一字纵队直行。</p><p><span>断云中,美国的B-17巡逻机两次出现,这让阿部大为紧张。14:00后,天气开始变坏,新乔治亚群岛附近的暴雨云团使视线变得时好时坏,偶尔间歇性的晴朗使得驱逐舰可以辨认马莱塔岛和圣伊莎贝尔岛的方位。</span><br></p><p>第11战队炮击瓜岛机场的行动和上次金刚,榛名一样,也是在夜间进行。当舰队进入预定海面的时候,岸上的友军会在数个地点点起火堆以指示位置,舰队则按事先规定的路线发起攻击。黑夜中,没有雷达的日本战列舰主要依靠射击盘提供数据,以自变距离间接射击法进行炮击。</p><p>17:00,阿部的舰队进入了埃斯佩兰斯海峡北口,旗舰向其他舰艇通报了预定航行路线和行动时间。此后天气继续恶化,从20:00开始,暴雨在雷鸣中扑面而来,位于主队前方的第4水雷战队5艘驱逐舰按照最初的指示变航向为180度。</p><p>而后面8公里处的主队速度已经降到了18节,他们胆战心惊的前进着,开到了位于萨沃岛西北的预定转向点,但是猛烈的暴风雨笼罩着整个舰队,瞭望根本看不见预定作为距离测定目标的萨沃岛。阿部要求在瓜岛上空旬邑的日本哨戒机投放照明弹,但是驻扎圣伊莎贝尔岛西北的莱卡特基地的日军航空部队则回复说“天气何时恢复难以预料,今夜飞行观测至难确认。”这让胆怯的阿部崩溃了,21:50,他下令全队在22:05一起做U字形掉头,试图以天气恶劣为理由终止作战,返回肖特兰。</p><p><span>阿部的命令给日军舰队带来一场灾难性的混乱。如果他坚持低速前进。40分钟以后就可以到达瓜岛附近,多少可以开上几炮取得些战果。在他下命令转向的时候,第5水雷战队的5艘驱逐舰已经把主队拉下远远一截,而惊慌的阿部在下掉头命令的时候却忘记了通知全队掉头时间为22:05。这样一来第4水雷战队的司令官高间少将就囧了,他们应该在什么时候转向呢?22:00,高间决定不再等待,马上自行转向,这样一来就出现了非常混乱的状况,主队还在向西南方前进,前面的第4水雷战队却已经掉头向东北方来了。漆黑一片的海面上日本舰队的队形一片混乱,旗舰比睿号不得不要求第4水雷战队报告当前位置。</span><br></p><p>混乱还在继续加剧。22:15,就在主队返航后10分钟,笼罩整个海区的雨云突然退去,雾气也逐渐消散,比睿号的瞭望哨马上就发现了萨沃岛,莱卡特基地报告支援炮击的哨戒机将正常起飞,田中舰队上的观测班也发来电报“瓜岛方面天候良好。”这下阿部没有撤退的借口了,他只好在22:30命令再次做U形掉头,重新向瓜岛驶去。</p><p>“挺身攻击队”开始向瓜岛前进的队形是这样的,长良、比睿、雾岛这三艘大舰在中间排成一字纵队,左右各有三艘驱逐舰护卫,第4水雷战队的5艘驱逐舰在前方担任前卫。但是在经历两次混乱的转向后,已经向东北开出很远的第4水雷战队的朝云、村雨、五月雨这3艘驱逐舰反而被甩到了整个编队最后,从前卫变成了后卫。主队中殿后的雾岛因为动作迟缓,现在也被友军拉下一大截,轻巡洋舰长良带着旗舰比睿冲在了这个编队的前面,几艘驱逐舰茫然的在海上打转。更加诡异是,阿部对舰队的混乱状况根本没有意识,他以为第4水雷战队还在整个编队的最前面,既然他们没有发来发现美军军舰的报告,那么就没有任何需要担心的情况,可以安心的炮击机场。22:46,阿部从比睿号上向第4水雷战队的旗舰朝云号发出了电报“我现在进入阵地,你舰在前先行。”此时朝云已经落后比睿几海里,舰上的高间看了这份不知所云的电报以后真是哭笑不得。</p><p>第4水雷战队的5艘驱逐舰中,只有夕立和春雨还在主队右前方10公里处前进,勉强进行这警戒工作。23:15,比预定时间推迟了40分钟后,日舰终于看到了陆军在埃斯佩兰斯角和塔萨法隆角点起的火堆,阿部在23:25下令,转航向为140度,进入射击阵地。</p><p><span>11月12日当天,美军的运输船队已经安全到达瓜岛,并抢在阿部舰队到达前就卸下了大批物资。傍晚时分,登陆输送队的司令特纳少将得知日军舰队来袭,决定在天黑前亲率运输船队离开瓜岛,以免受到袭击。为阻止日军炮击机场,他还命令丹尼尔·卡拉汉少将指挥的由亚特兰大、旧金山、波特兰、海伦娜、朱诺这5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组成的67特混舰队第4大队(TG67.4)在护送运输船队出海后立即返回瓜岛北方海域,阻止日军的行动。</span><br></p><p>阿部的舰队在海上转来转去的时候,卡拉汉刚好带着舰队返回铁底湾,23:25,装备新型SG对海雷达的轻巡洋舰海伦娜号突然报告“发现目标!”</p><p>卡拉汉的TG67.4当时成单列纵队,8艘驱逐舰前后各4,5艘巡洋舰居中,卡拉汉坐镇第6舰旧金山号,不久前在埃斯佩兰斯角海战中曾经击败日军的诺曼·斯科特少将是TG67.4的副总指挥,他在第5舰亚特兰大号上。由于海伦娜号位于旗舰之后,卡拉汉对该舰的报告不敢轻易相信,他在无线电中反复要求确认目标。由于无线电频道单一,各舰争着向旗舰发电,造成了严重干扰。十多分钟内卡拉汉既没有下令开火,也没有派出驱逐舰做鱼雷攻击。</p><p>23:37,卡拉汉终于下了第一个清楚的决断,全队右转,准备占领T字阵位。但是先头的驱逐舰库欣号突然在黑暗中发现日本军舰的身影,为避免相撞,该舰自行左转,引得后面的巡洋舰都随着左转,竟然意外的闯进了阿部编队中。</p><p>阿部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里和美军的军舰遇上,虽然下午在天上出现了几架B-17,但是按照惯例,完成护航任务的美国军舰是不会停留在铁底湾的,而且他一直以为前面有第4水雷战队的驱逐舰在警戒,有敌情他们也会及时报告。</p><p><span>21:42,日军巡洋舰夕立号的瞭望哨一声大喊“发现敌舰!”1分钟后,比睿号的瞭望哨也在右前方9公里处发现4个黑影,判断为4艘巡洋舰。</span></p><p>当日本舰队冲入铁底湾的时候,卡拉汉和阿部都大吃一惊,卡拉汉没想到日舰会从离他只有几公里的地方冒出来,阿部则是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在晚上遇到美舰。在黑暗中双方的阵型完全乱了,美军13艘军舰由单列纵队变成了松散的三列纵队,间隔缩小,队形也紊乱起来。两支舰队以40节的相对航速互相接近,转瞬间就穿插在了一起,美军编队冲到了日军两艘战列舰中间,几艘日本驱逐舰又闯进了美军编队中间。</p><p>在这场海上的短兵相接中,阿部在兵力上有绝对优势,他有2艘战列舰,1艘轻巡洋舰和11艘驱逐舰,除了16门356毫米巨炮外还有威力巨大的93式氧气鱼雷。而美军最大的仅仅是2艘重巡洋舰,此外还有3艘轻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不过美军当时排成整齐的一字纵列,指挥上比日军容易协调,近距离也使得日军的鱼雷难以发挥威力。而比睿和雾岛之前准备炮击机场,火炮旁边的都是三式烧霰弹,一式穿甲弹还在弹药库里没有取出。</p><p><span>阿部舰队在战斗开始的时候队形有如一把打开的伞,第10水雷战队和第4水雷战队的驱逐舰分散在左右两翼,伞柄上是排成一字纵队前进的比睿,雾岛和长良,舰队彼此间缺乏呼应。由于日舰没有安装雷达,为了搜索目标并整理队形,阿部在23:51下令打开比睿的探照灯。灯光正好照在6000外的亚特兰大号舰桥上,亚特兰大号上的斯科特见势不妙,不等卡拉汉的命令就马上下令向敌方探照灯射击,比睿号随即关闭了探照灯。双方立刻就展开了激烈搏杀,战场上是火光冲天,炮弹横飞,鱼雷横冲直撞,用一位美国军官的话说就是“在熄了灯的酒吧里的一场斗殴。”</span></p><p>第一个牺牲者就是最早被发现的亚特兰大号,当比睿号的探照灯照到该舰舰桥的时候,位于北方1450米外的日军驱逐舰晓号马上以127毫米主炮齐射过去,正中亚特兰大号的舰桥,斯科特和他的幕僚人员除一人幸存以外其余全部阵亡。几乎与此同时,散步在美军舰队北方的日军驱逐舰电号和雷号也向亚特兰大号发射了93式鱼雷,一枚命中舰尾,另一枚穿入机舱爆炸,该舰很快就瘫痪在了水面上。随后比睿号的356毫米炮弹也击中了亚特兰大号的舰首,由于惯性作用,亚特兰大号向着美军舰队的旗舰旧金山号漂了过去。</p><p><span>日军旗舰比睿号状况也好不了多少。打开探照灯以后,阿部才发现第4水雷战队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在舰队的前方警戒。为了拉大距离,方便使用主炮,他下令比睿号向左转舵,希望把距离拉大到5000米以上。谁知道这样一来,比睿号正好插到了美军驱逐舰库欣号和拉菲号之间,拉菲号此前一直遭到比睿号和雾岛号的火力夹击,此时看到比睿号向自己扑了过来,立即集中所有的火力向比睿号的上层建筑扫射过去。</span></p><p><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db700026e86e784b979" img_width="560" img_height="179" alt="决定日本命运的海上决战——第三次所罗门海战" inline="0"></p><p class="pgc-img-caption">比睿号被强拆的违章建筑</p><p>拉菲号的舰体从比睿号前面不到6米处滑过,该舰装备的4门38倍径127毫米主炮射速极快,号称“5英寸机关枪”,此时以近乎水平的弹道猛烈射击比睿号的上层建筑。比睿号在现代化改装的时候安装了为大和号做技术验证用的大型桅楼,正好成为了极好的目标,拉菲号的第一通炮火就打坏了桅楼最上端的主炮射击指挥所,阿部中将和舰长西田正雄都被弹片击伤,副舰长受重伤,第11战队参谋长铃木正金中佐以及比睿号的会计长,副炮长当场被打死。当他们沿着扶梯想有装甲保护的指挥塔撤退的时候,第二通炮火又把射击方位盘和副炮测距仪整个掀进了海里。拉菲号还向比睿号发射了4枚鱼雷,不过在情急之中鱼雷没有解除保险,所以虽然命中了比睿号但是却并没有爆炸。<br></p><p>比睿号试图以356毫米主炮攻击拉菲号,但是该舰在战斗开始的时候浪费了太多的时间讨论要不要换弹,此时还来不及把一式穿甲弹从弹药库里搬出来,只能将错就错用三式弹射击。当1号炮塔转向拉菲号准备射击的时候,一发127炮弹打坏了炮塔电路,该炮塔失去了射击能力,再加上舰身前后两个副炮射击指挥所也被美军20毫米机炮打坏,比睿号一时间丧失了战斗力。</p><p><span>勇猛的拉菲号为打残比睿号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在长时间沉默后,比睿号的2号炮塔借着火光的映照打出了一次齐射,三式弹直接掀掉了拉菲号的一门主炮。此时拉菲号陷在日军2艘战列舰和2艘驱逐舰之间,鱼雷已经用完,主炮只有3门能够发射,依然在无测距的状态下努力向敌人开火。</span><br></p><p>在拉菲号后面的是美军驱逐舰斯特雷特号和奥邦农号,他们在一片混乱中冲到了比睿号的右舷,幸运的避开雾岛号的齐射后,开始以20毫米机炮扫射比睿号的上层建筑,比睿号内部的油漆和木制品开始燃起大火,一直蔓延到了桅楼之后的一号烟囱,这艘战舰看上去就像一个正在喷火的坩埚。</p><p>与此同时,2艘美军驱逐舰还向比睿号发射了鱼雷,由于战争前期美军鱼雷就是样子货,这类攻击很难取得效果。事实也是如此,所有鱼雷都没有命中,不过一枚鱼雷歪打正着打坏了比睿号的右舵,另一枚乱窜的鱼雷幸运的打中了刚刚打死了斯科特少将的日军驱逐舰晓号。不过斯特雷特号的上层建筑也被日军的乱射打坏,船员死伤了五分之一,不得不提前撤出战斗。</p><p><span>战斗开始的时候,美军旗舰旧金山号以及后面的波特兰号、海伦娜号、朱诺号这4艘驱逐舰距离日军2艘战列舰有5000米以上的距离,队形未乱,可以相对从容的进行反击。旧金山号在卡辛·杨舰长的指挥下,以203毫米主炮重点打击日军驱逐舰夕立号,将其打伤。正在该舰将炮塔转向第二艘日舰的时候,失控的亚特兰大号正好漂到了该舰前方,结果该舰的第2次齐射正好命中了亚特兰大号的上层建筑。</span><br></p><p>关键时刻,卡拉汉少将下达了一个致命的命令“停止射击,确认目标!”</p><p>旗舰后面的是另一艘重型巡洋舰波特兰号,舰长杜博斯上校是一位杰出的炮术专家,接到命令后他立刻用灯光信号回复“什么蠢命令?停火?”</p><p>焦急的卡拉汉回答很简洁“见鬼!瞄准大家伙射击!先射击大家伙!”</p><p>卡拉汉的命令给了日本人宝贵的喘息时间,雾岛号此时已经摆脱了美军驱逐舰的纠缠,在北侧占据了有利的射击位置,而比睿号虽然1号2号炮塔失去了射击能力,但是后面的3号4号炮塔依然有战斗力,并且开始把炮弹更换为穿甲弹。当旧金山号冒着危险停火前进的时候,,该舰距离比睿号只剩下2300米,并处于比睿,雾岛,雷,电这4艘日舰的直射范围内。</p><p><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dbd000270c95da906ff" img_width="800" img_height="994" alt="决定日本命运的海上决战——第三次所罗门海战" inline="0"></p><p class="pgc-img-caption">三式烧霰弹爆炸效果,简直是一把威力巨大火焰喷射器</p><p><span>正当卡拉汉下令旗舰向左转向,企图以9门203毫米主炮射击比睿号的时候,比睿号3号炮塔射出的1发三式烧霰弹直接命中了旧金山号的舰桥。这种以审计空中目标和地面建筑物为主要目标的炮弹像焰火一样炸开,迸射出上百个内装白磷,硫黄和橡胶的燃烧筒,把旧金山号变成了一支漂浮在海上的火炬,左舷甲板上露天无防护的人员死伤殆尽。半分钟后,1发一式穿甲弹打中了旧金山号的舰桥,巨大的冲击波把航海长雷·埃里森掀出了舰桥,落到一门127毫米副炮的炮管上。紧接着1发一式穿甲弹打进了射击指挥所,打死了杨舰长。另一发炮弹在主桅钢梁上爆炸,卡拉汉和他的参谋人员全部被炸死,他为他的犹豫付出了生命的惨重代价。雾岛号的炮弹也对该舰造成了严重损伤,不断有人被爆炸的气浪从舰桥中掀出。</span><br></p><p>在全部主炮被打哑前,旧金山号对比睿号进行了唯一一次齐射。203毫米炮弹击中了日本战列舰最薄弱的部分,在现代化改装中延长的舰尾连接处,这一段没有装甲覆盖。炮弹击穿了右舷,在水线附近打出一个直径2.5米的大洞。比睿号当时正以26节速度进行机动,遭此一击后海水立即从破空灌入舰体内。电机舱马上被淹没,电路发生短路。西田舰长马上下令转为人力操舵,但损管队员行动速度太慢,军舰几乎毫无反应。趁着这个宝贵时机。海伦娜号冲上来掩护旧金山号转向后撤。</p><p><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c6c0005738547b1c861" img_width="1920" img_height="1200" alt="决定日本命运的海上决战——第三次所罗门海战" inline="0"></p><p class="pgc-img-caption">风帆战舰般的近身肉搏,是男人的浪漫</p><p><span>其余美日军舰仍然在混战。美军库欣号驱逐舰试图救助丧失动力的亚特兰大号,结果却冒失的闯进了日本轻巡洋舰长良号和一群驱逐舰之间,遭到交叉火力的射击。重伤的库欣号艰难的掉转舰首,向比睿号发射了6枚鱼雷,却无一命中。比睿号的3号炮塔立即向该舰开始还击。库欣号连中了10发一式穿甲弹,随后又被日军驱逐舰天津风号30多发127毫米炮弹击中,舰首弹药库爆炸,很快沉入了海底。</span><br></p><p>重创了比睿号的拉菲号也没能逃脱劫难,比睿号开始向旧金山号射击后,该舰企图脱离战场,却意外的陷入了雾岛号周围的日军舰群中。照月号驱逐舰发射的1枚鱼雷把它的舰尾炸掉,雾岛号的1发一式穿甲弹则直接命中锅炉舱。见军舰已经无法拯救,舰长汉克少校下令弃舰,但是该舰的弹药库随后发生爆炸,军舰沉入海底,包括舰长在内的大部分水兵都被卷进了漩涡。</p><p>美军巡洋舰也在继续奋战。旧金山号后面的是第一次参加夜战的波特兰号,该舰一直严格遵照卡拉汉“单数舰射击左舷,双数舰射击右舷”的命令射击左舷敌舰,给予日军驱逐舰晓号以致命打击,这艘日舰随后被斯特雷特号那枚幸运鱼雷击沉。不过在23:58,日军驱逐舰电号发射的1枚九三式鱼雷命中了波特兰号的尾部,舵机和右侧推进轴被打坏,只能向右打转。失控的波特兰号坚持向比睿号打出4个齐射,接着就一头扎进美军队列里,无法再有效射击了。</p><p><span>日军最初的伞状队列中,位于伞尖的是驱逐舰夕立号和天津风号,开战20分钟后,这2艘小舰一头扎进了美军队列尾部,嵌入了轻巡洋舰海伦娜号,朱诺号,驱逐舰艾伦·沃德号,蒙森号,巴顿号之间。夕立号舰长吉川洁中佐是一位冷静大胆的勇将,在他的指挥下,日舰利用鱼雷的优势发动了猛烈进攻,巴顿号被夕立号的2枚鱼雷打中了中部,几乎是立刻就沉没了。朱诺号左舷被天津风的鱼雷打中,龙骨变形,一个锅炉舱进水,火控全部失灵,只好向东缓缓退出战场。蒙森号则陷入了跟在夕立号后面的3艘日军驱逐舰的夹击中,很快进水沉没。</span><br></p><p>天津风号随后的经历可以说是跌宕起伏。原为一舰长发现了1艘不断吐出火焰和浓烟,失去控制的军舰向自己冲来,他原以为那是受伤的晓号。正在他感到奇怪的时候,1发炮弹爆炸的火光照亮了那艘军舰的上层建筑,原为一才发现那是1艘美国巡洋舰。他用尽全力大喊“开火!”</p><p>原为一看到的正是丧失战斗力的旧金山号。该舰跌跌撞撞的冲向天津风号,日舰一面规避,一面射出4枚鱼雷,不过因为过于紧急,这4枚鱼雷都没有解除保险,日军错过了唯一一次击沉美军旗舰的机会。</p><p><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db900057ed6525e42d4" img_width="740" img_height="541" alt="决定日本命运的海上决战——第三次所罗门海战" inline="0"></p><p class="pgc-img-caption">完备状态的旧金山号</p><p>在天津风号调转127毫米炮塔,准备给旧金山号致命一击的时候,另一个鬼魅般的黑影从旧金山号后面的空当中突然冲了出来。那是美军唯一一艘毫发无损,并装备了新型的SG搜索雷达的巡洋舰海伦娜号,它立刻向天津风开火射击,有2发炮弹直接命中,原为一差点被抛出舰桥,他立刻下令施放烟雾,随后调头向日军的队列尾部逃去。而夕立号则没有这种号运气了,它受到海伦娜号的重点关照,火炮全部被打哑,严重进水,舰员开始向五月雨号上转移。</p><p><span>00:26,战场上出现了短暂的寂静,美日两军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都可以说是遍体鳞伤,精疲力尽。美军旗舰旧金山号主炮已经全部被打哑,全舰有25处起火,舵机失灵,舰内灌进了500吨海水,全体舰员在代理舰长麦坎德莱斯少校的指挥下奋力抢救军舰。日剧旗舰比睿号情况更糟,该舰上层建筑被85发炮弹击中,虽然主装甲带没有被击穿,但次装甲带和非防护部位却是伤痕累累。全部高炮都被炸坏,舰桥、射击指挥所、高射炮台、机枪台、电信电话室都被打得像马蜂窝一样,全舰所剩的通信能力只有一部从舰桥到机器室的电话。西田舰长一度希望用人力来操舵,但是由于通信中断,还没等通信兵跑到舰尾,海水已经顺着电机舱和舵机舱一路灌进舵柄室。损坏的右舵卡在右满舵的位置上,左舵也被旧金山号的203毫米炮弹打坏,该舰瘫痪在了萨沃岛东南1000米左右的位置上。</span><br></p><p>此时美军进入了最困难的时段,残余舰艇中军衔最高的海伦娜号舰长胡佛上校下令,所有军舰都不得退出战场。他十分清楚,日本人现在还不知道卡拉汉和斯科特的死讯,只要代理旗舰海伦娜号留在战场上,其余军舰也仍然保持作战态势,日军就不能肆无忌惮的通过这一水域炮击亨德森机场。为了机场的安全和陆上战局的胜利,这支小小的舰队就是全部牺牲也没有关系。</p><p>阿部此时也在艰难的思考,但从实力上说,他当时还有战列舰雾岛号,轻巡洋舰长良号以及4艘驱逐舰毫发无损,另有4艘受损伤的驱逐舰在抢修后返回战场。而美军只有轻巡洋舰海伦娜号和新型驱逐舰弗莱彻号没有受伤,其它军舰不是沉没就是严重受伤。如果阿部一鼓作气发起进攻,不仅可以歼灭美军所有残余军舰,还能继续前进完成炮击瓜岛机场的任务。</p><p>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中,阿部的神经终于崩溃了。美军的顽强奋战超乎了他的想象,再加上比睿号丧失通信能力,他搞不清楚美军到底有多少军舰,又害怕天亮后美军驻扎在图拉吉岛的鱼雷艇部队会来追击。1:00,比睿号以灯光向雾岛号和长良号发出指令“取消预定任务,立即返航!”</p><p><span>幸运的美军依靠顽强赢得了这场意志力的较量。挺身攻击队残余舰艇中最大的雾岛号战列舰和长良号巡洋舰开始缓缓掉头,离开瓜岛水域北上,放弃了炮击机场的任务。阿部还下令雾岛号与第二舰队旗舰爱宕号联络,由近藤中将命令田中赖三的运输船队取消任务,返回肖特兰。比睿号则留在战场上,由驱逐舰实施抢救。</span><br></p><p>在雾岛号调头北返以后,胡佛上校指挥海伦娜号和弗莱彻号开始抢救其它幸存军舰。他们找到了还有一点动力的旧金山号和2艘受重伤的驱逐舰,随后带着这些受伤的军舰向圣埃斯皮里图岛撤退。</p><p>天亮以后,在萨沃岛东南3海里外一个直径5公里多的圈子里,漂浮着6艘瘫痪的美日军舰,日军的比睿、夕立、天津风,美军的亚特兰大、波特兰、艾伦·沃德。其中最显眼的就是千疮百孔,只能以龟速缓缓移动的比睿号。4:17,比睿号的瞭望哨大叫起来“右舷30度可见敌受伤巡洋舰!”还能开火的4号炮塔马上怒吼起来。</p><p>那不是什么巡洋舰,而是受了重伤,正以6节速度缓缓向图拉吉岛驶去的美军驱逐舰艾伦·沃德号。这舰根本无力抵挡356毫米主炮的攻击,只能以无线电求救。图拉吉岛基地派出的拖船食米鸟号冒着炮火把该舰脱离了日舰的炮火射程,比睿号上的水兵却误以为已经把该舰击沉,兴奋的高呼“万岁!”</p><p><span>舵机受损的波特兰号此时还在海上兜圈子,食米鸟号想拖带该舰,但是杜博斯舰长让他们先帮助伤更重的亚特兰大号。在兜圈子的过程中,波特兰号还炸沉了漂浮在水面上的夕立号,该舰的船员已经全部撤走,日军在撤退前发射了1枚鱼雷想要把它击沉,但是没有奏效,最后还是由波特兰号完成了致命一击。歪歪斜斜的波特兰号随后在食米鸟号的顶推下,以2节的龟速蹒跚驶入图拉吉岛泊地。</span><br></p><p>不幸的亚特兰大号还是没能被拯救。该舰失去了动力,漂向日军控制区的海岸,虽然在食米鸟号的帮助下抛下了锚链,固定住了船身,但是因为损伤过于严重,军舰还是不断进水,最后在当天傍晚由美军自行击沉。更不幸的则是早些时候退出战场,单独向圣埃斯皮里图岛撤退的巡洋舰朱诺号,该舰在13日下午被日军潜艇伊-26号击沉,638名舰员丧生,其中就包括著名的沙利文五兄弟。</p><p><span>日本人也试图抢救已经瘫痪的旗舰。4:20,由于美军并没有追击,第16驱逐队的雪风号返回了战场,开始协助比睿号进行排水和灭火。6:00过后不久,第27驱逐队的时雨、露、夕暮和照月也返回了战场。5艘驱逐舰围住了比睿号,一起向它喷洒海水灭火,为了恢复通信,阿部在6:15将第11战队司令部也从比睿号转移到了雪风号上。</span><br></p><p>登上雪风号以后,阿部立即和在爱宕号上的近藤信竹取得了联络。从当前情况看,战场形势依然不明,瓜岛附近已经没有美军军舰,比睿号一时也没有沉没的危险。在北面的水域,近藤正带领爱宕和高雄这2艘重巡洋舰以及大批驱逐舰前来支援,雾岛号和长良号正在北上和他们会合。由于山本的命令,隼鹰号航母也已经离开特鲁克,以25.5节的全速南下,为近藤舰队提供空中掩护,近藤认为只要比睿号挺过13日白天,在入夜后雾岛号就可以把它拖回肖特兰修理。为此近藤下了两道命令:一是驱逐舰为比睿号提供掩护,该舰继续抢修舵机,并在必要时由驱逐舰拖曳向北方返航;二是雾岛号立刻返回,准备拖曳比睿号。</p><p><span>就在关键时刻,美军的飞机来了。</span></p><p>5:05,隐蔽在瓜岛南边,边修边战的企业号航母派出的20架TBF和SDB出现在了比睿号的头上,该舰当时已经修理好了两根推进轴,可以以15节的速度前进了,但是舵机依然卡在右满舵的位置上,只能原地转圈。由于所有测距仪都被打坏,356毫米主炮无法用三式对空弹还击,只能依靠少数机关炮和驱逐舰的防空火力自卫。在这波攻击中有2颗113公斤的小型炸弹击中了比睿号右舷小艇甲板,没有造成太大损害,但这仅仅是个开始。1小时后,当日本人对水线以下弹孔堵漏接近完成的时候,来自企业号和亨德森机场的第二批攻击队共30余架飞机赶到,从两个方向发起了猛攻。比睿号连中5颗炸弹,右舷1号炮塔下方被1枚鱼雷击中,虽然没有引起弹药殉爆,但是汹涌的进水已经是上甲板和舰首沉到了海平面以下。</p><p>雪风号上的阿部此时越来越焦急。来袭的美机不仅有鱼雷机和俯冲轰炸机,甚至可能还会有圣埃斯皮里图岛赶来的B17轰炸机。不等雾岛号和近藤部队赶到,比睿号和它周围的驱逐舰就可能会全军覆灭。8:20,雪风号向比睿号发出信号,立即冲到瓜岛岸边抢滩搁浅,作为炮台使用,舰员全部参加陆战。但是西田舰长拒绝了这个建议,他声称自己仍然有信心拯救比睿号</p><p><span>倒霉的比睿号确实还在自救,不过情况并没有多大改善。西田本来希望可以堵住舰尾的破孔,排出舵房和电机舱内的积水,随后恢复低速航行。但美机两次空袭投下的近失弹破坏了损管队员们的努力。被鱼雷命中后,舰首也开始下沉。10:15,雪风号上的阿部下达了命令“趁空袭停止的间歇期,迅速收容人员。”但是西田以旗语回复“预计舵柄室内的进水尚可以控制”,拒绝弃舰。</span></p><p>正午过后,比睿号停在了萨沃岛东北约5海里的位置上,军舰右倾10度,舰尾下沉。13:30,阿部从雪风号上用旗语发来了最后的严令“处分比睿,全体人员撤退!各驱逐舰放下小艇,收容比睿的乘员。“差不过与此同时,东方飞来的9架B17轰炸机对比睿号进行了第三波空袭,西田原本还打算拖延撤退时间,但阿部再三督促”全体人员尽快撤退“,再加上损管部门提供了夸大的损害报告,他被迫同意弃舰,打开了舰底的金斯顿氏通海阀。全体舰员聚集在舰首三呼万岁,降下舰旗,转移天皇照片,随后以各分队为顺序,沿着绳网爬到了驱逐舰放出的汽艇上。</p><p>13日16:30,太阳缓缓落下海平线,比睿号的舰员已经全部撤离,从企业号和瓜岛飞来的美机仍然在空袭该舰,西田正雄舰长在3号炮塔上放了把椅子,在纷飞的弹雨中镇定而坐,准备与舰共存亡。不过在阿部的坚持下,几名士官把他架下了军舰,转移到了雪风号上。阿部下令驱逐舰时雨号向比睿号发射鱼雷,以加速它的沉没。但是这个命令被山本禁止,他希望让比睿号留在水面上以吸引美军的注意,掩护运输船团行动。不过山本的命令显然没有什么用处,下午的两次空袭中比睿号又至少被命中3枚鱼雷,舰尾整个断裂,倾斜增加到15度,慢慢的,却是无可挽回的向铁底湾的海底沉没。</p><p><span>17:00,阿部带领残余驱逐舰离开了下沉中的比睿号,于深夜23:00返回肖特兰。愤怒的山本随即解除了阿部的职务,4个月后阿部被迫从海军退伍,转为预备役。西田正雄舰长虽然比阿部有更多的”武士道“精神,但还是免不了受到海军调查法庭的质询,和阿部几乎在同一时间被转入预备役。不过他后来又被海军大臣岛田繁太郎召回现役,担任过一些闲职,一直活到了79岁。</span><br></p><p>东京时间1942年12月13日晚17时到23时之间,比睿号战列舰沉没。这是二战中日本海军损失的第一艘战列舰,也是1898年以后美国海军击沉的第一艘敌方战列舰。</p><p><span>随着比睿号的沉没,美日双方在瓜岛东北海域展开的这场激烈海战的第一夜落下了帷幕。日军方面损失了1艘战列舰和2艘驱逐舰,美军损失了2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这个损失比可以说是大致相当。卡拉汉和斯科特的牺牲最大的意义不在于击沉了1艘日本战列舰,而是他们使得阿部在最后关头放弃了炮击瓜岛机场的任务,连带导致田中赖三的运输船队在3日凌晨没有能够在瓜岛完成登陆卸载任务。经过一夜血战,损失了1艘战列舰,瓜岛战局却没能有任何改善。</span><br></p><p><span>第三次所罗门海战一共打了两天,这是第一天的战斗,第二天的战斗会在明天奉上。

<div><p>近日,美国媒体再次报道,称美国军队仍然在预算上十分窘迫不容乐观。据外媒报道,如果今年议会否决掉美军的预算提案,美军多项计划将中途夭折。其中,最重要最引人关注的部分就是美国新一轮核武器计划,还有新兴轰炸机还有洲际导弹计划都将面临巨大打击。美国议会对美军预算最终无非是两个结果:维持现在的决议或者是美军提出新的预算方案。但如果维持现在的决议,也就是在预算上不做任何增加,把新项目全部砍掉。美军针对目前的情况,正在构思如何解决预算限制的问题,毕竟军费是发展军队以及武器必不可少的后盾,这也关系到核武器发展得未来。<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1dba00001b178f0aec5a" img_width="352" img_height="220" alt="美媒:美军军费预算严重不足,或将影响部分武器研发计划" inline="0"></p><p>美空军一直在致力于核计划相关项目,并且除了现在的项目外,美高级官员还表示要新建6个收购项目,但新项目还未收到批准。2017年空军关于核项目工作的重点在GBSD和LRSO两方面上。前者是陆基战略威慑,将把美空军目前使用的洲际弹道导弹替换下来,而后者是新一代空射巡航导弹,针对的是远程防空。这两个项目的计划运行周期都是一年,如果此次预算维持上年度不变,那这两个项目都会被顺延下去,明年才会启动。而核项目多数都是相关项目,这两个项目一旦不能实施,对另外的核武器计划影响也会十分巨大。<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c6d0006f5c8b2a4c2bc" img_width="550" img_height="309" alt="美媒:美军军费预算严重不足,或将影响部分武器研发计划" inline="0"></p><p>这一核武器计划就是B-61-13。它是一种可以钻地的核武器,并且主要就是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地下据点和设施。这项武器的十分特殊,它兼具核武器战术和战略两方面的共用,能够对设立在地下的工程进行完美打击。作为一种钻地核弹,根据底层的疏松程度它的钻地深度也会相应不一致。按照它的计划目标,也就是中俄两方的地下指挥中心来看,如果使用该核弹,其爆炸产生的效果能够将指挥中心基本全部破坏。且由它带来的连带反应还并不包括在它的使用效果内。这是一种对中国军队威胁很大的武器。但这一项目还不一定能够启动,如果预算维持不变,该项目只能延迟。<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c6d0006f5e3c1a77c40" img_width="600" img_height="428" alt="美媒:美军军费预算严重不足,或将影响部分武器研发计划" inline="0"></p><p>除了以上三项计划外,B-21隐形轰炸机(代号入侵者)项目也同样会受到影响。虽然这一项目设计出身都已经完成,但仍是会受预算影响。这一项目对外十分保密,包括它具体需要多少资金外界都未可知,所以预算对其的影响程度还难以估量。但美空军正在提出举措来应对预算笼子,力求尽快推动该项目的发展。但相关人士称,项目被通过的可能性很大,毕竟核武器的威力以及震慑能力毋庸置疑,也一直是拥有核武器国家发展的重点。<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dba00001b6653b4b480" img_width="600" img_height="401" alt="美媒:美军军费预算严重不足,或将影响部分武器研发计划" inline="0"></p><p>对于现在的美国来说,最希望通过预算的有三个项目。B-21、B-61和新型的核潜艇。其中如果B-21和新型核潜艇的计划没有预算支撑拖延到次年或者更远,美国将面临91年后的重大武器劣势。如果在之后即使被研制出来,但那时别国可能已经研制出更优秀的武器了。

<p>央广网4月26日消息(代宗锋 宛敏武 记者邓曦光 黄韦纬 杨宸琇) 潜艇部队常年战斗、航行在大海深处。在人民海军不断走向远海大洋的征程中,潜艇部队怎样培养新型人才、打造全新作战能力?带着这些问题,央广记者日前走进了某潜艇支队,探索水下尖刀的制胜新密码。</p><p>在一场联合反潜演习中,来自某潜艇支队的337潜艇在深海隐蔽待机。海面上,七八艘主战舰艇来回搜索;天空中,多架反潜直升机往返穿梭。一张猎杀潜艇的大网已经布设完毕。然而,一番激烈较量之后,337潜艇居然打出了两战两胜的成绩。</p><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1cc90003db5670577552" img_width="650" img_height="433" alt="海军潜艇部队的制胜新密码" inline="0"><img src="http://p9.pstatp.com/large/1cc90003db5776386f25" img_width="650" img_height="433" alt="海军潜艇部队的制胜新密码" inline="0"><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ccd0003d0b4681035b4" img_width="650" img_height="433" alt="海军潜艇部队的制胜新密码" inline="0"><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1cce00075377ef5adc05" img_width="650" img_height="433" alt="海军潜艇部队的制胜新密码" inline="0"><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e170003bbae7931c46a" img_width="650" img_height="433" alt="海军潜艇部队的制胜新密码" inline="0"><img src="http://p9.pstatp.com/large/1ccf0003d96d446a1982" img_width="650" img_height="433" alt="海军潜艇部队的制胜新密码" inline="0"><img src="http:

分类:娱乐

时间:2016-11-28 13:1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