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p>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短期内失效关闭</p><p>生成永久链接</p><p>关于读书这件小事</p><p>2017-04-30 Madfrog 疯狂一直挖</p><p><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dc3000321b9ddf9b1d4" img_width="640" img_height="260" alt="关于读书这件小事丨好读书不如读好书" inline="0"></p><p>Madfrog | 文</p><p>这篇文章原计划发于世界读书日,可面对读书这件小事,于我而言是一个很严肃的话题,一直在思考如何展开。后来细细想来,读书经历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自然生长阶段和自我觉醒阶段。</p><h1>01</h1><p><strong>自然生长阶段,遇见好书犹如偶遇智者,全凭运气。</strong></p><p>前面看到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的调查结果,2016年成年人人均读书8本左右,回想自己过去的这些年,虽然也算是个爱书之人,说实话没读多少好书,更无论读书之法了。</p><p>生于大西北6线小乡镇,小时候家里唯一的书籍就是表哥们留下的一堆武侠连环画以及一本老山前线的军旅作品《高山下的花环》。就这点东西不停的翻以至于最后好多剧情都能背下来。</p><p>《高山下的花环》是第一本培养我人生三观的书籍。不到10岁的年纪,把这本书读了三遍以上,因为实在没其他书可读,每次看到连长的遗书都泪流满面。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在另外的时空看到那么纯粹的灵魂,所以记忆深刻。</p><p>等上初中到了县城,周末或放学后待的地方最多的就是各种小书店,那会读金庸武侠,小伙伴里有个小子读完了金庸十四部,男生们就特别崇拜他。为了装比,我把“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定为了我当年的读书目标,可惜地方小,翻便县城的所有小书店都没找到碧血剑和鸳鸯刀这两本,等后来长大点真遇见这两本书了也没那会的心情去读了。</p><p><img src="http://p9.pstatp.com/large/1dbf0004a4ee7108f66b" img_width="2048" img_height="1280" alt="关于读书这件小事丨好读书不如读好书" inline="0"></p><p>后来还读了一个系列叫世界未解之谜,然后自己去找答案,看了一本叫《易经阴阳学》的说是可以解释未解之谜里所有的问题,看了之后不以为然。立志当个探险家,去秘鲁纳斯卡地画、百慕大神秘大三角实地去探险。那会还有个梦想就是当作家,然后自己在作业本后面写武侠小说,后来不知道扔哪去了。</p><p>再后来青春期有点躁动之后,开始读郭敬明情感小说、美文杂志、还有《缥缈之旅》之类的玄幻小说以及各种杂七杂八的畅销书。</p><p>上大学到毕业工作期间,迫于生存问题又读了大量的技术类书籍。虽热爱读书,但其实真正碰见并读懂好书全凭运气,少之又少。</p><p>首先你得生长在一个不错的知识分子家庭,有好的教育,成长不同阶段根据兴趣发展有人告诉你该读哪方面的书,如何读,然后才有能力去读普通人没法理解也读不进去的书,而真正具备高阶思维模型的好书都是很烧脑的。</p><p>作为普通人,我们有限的指点皆来源于学校老师。可迫于升学压力,除了教学大纲里课本知识,老师也不会多给你推荐半点其他书籍,或者很多老师其实自己也不知道。</p><h1>02</h1><p><strong>移动互联时代,让我进入了自我觉醒的读书阶段。</strong></p><p>真正读到好书说实话得感谢这两年移动互联网兴起,见识了太多的大牛人,于我而言不亚于看到思维的另一片时空。看见高阶学习者在读什么书,如何读书,对我启发很大。</p><p>比如说成甲,就是个很厉害的爱读书且喜欢分享之人。不同于其他的是,别人带着戾气卖弄的是老司机知识,而成甲直接分享他的心理表征,所以推荐《好好学习》这本书。作为个村里娃很实在,唯一的缺点个人觉得他可能太想表达底层思维的重要性了,以至于把近5年读书的积累评价为“虚假勤奋的陷阱”。</p><p>个人赞成【格式塔理论】里关于学习的表述,有时候灵感就来自于大量积累与思维的迁移顿悟。对于初阶学习者,积累不够,阅读能力没到那个水准,告诉那么多模型其实也领悟不了。</p><p>再比如说高阶学习者安人心智的阳志平老师,就是个博览群书的老书虫。他一年买书近千本。然后还能按照五大元学科的各种模型安放自己读书所得。不追热点,不追爆款,不理会内容创业,10年前便安静的在博客写不受时空影响的文章,这个调性我是非常喜欢。</p><p><strong>03</strong></p><p><strong>关于未来的读书,需要持续做好两件事。</strong></p><p><strong>一是时刻认识到自己的认知边界,明白自己到底真正掌握了多少知识,并分辨知识表演者。</strong></p><p>大神级学习者查理.芒格曾讲过一个故事叫普朗克的司机。</p><p>普朗克是 1918 年的诺贝物理奖获得者。得奖之后,他每天奔波于各个学府及社交场合,演讲他的理论。讲了段时间,给他开车的司机,听得熟烂。就对他说:教授呀,你每次都讲一样的内容,连标点符号都不带改动的。我都听熟了,这样吧,下次到慕尼黑,就让我替你讲吧,你也歇一歇。普朗克说:好啊,你想讲,那就你来好了。</p><p>到了慕尼黑,普朗克坐在车里,司机登台,对一群物理学家,洋洋洒洒的大讲一番。讲得跟普朗克一样,非常完整的内容。讲完了,一个教授举手:先生,我请教一个问题……然后问了个非常专业的问题。听完问题,司机笑了:这个问题,太小儿科了,这样吧,我让我的司机回答一下……</p><p>讲了这个故事后,查理·芒格说:知识有两种,一种是知识,另一种是表演。</p><p>许多人,并没有掌握什么知识,而是象普朗克的司机一样,只是学会了表演。或者说自己用模型加工了下,把知识表演给大家看,和爆米花文学一样,很爽但不引发任何思考,更不会启发行动。</p><p>糟糕的是,我们现在的互联网上很多人入戏太深把自己当成了普朗克,更为糟糕是, 普通人对此无任何防备和辨识,关于这点的对策方面的思考后面再抽空讨论。</p><p><strong>第二件事是专注,坚持深度优先学习。</strong></p><p>碎片化的知识其实并不可怕,怕的是思维和时间的碎片化。关于这点一本关于深度学习的书里说的挺好:</p><blockquote><p>当你的时间不再用于深度学习,当你的注意力被他人瓜分,当你只看综艺和电视剧,当你在群体中呆的时间越来越久,当你的执行力越来越差,当你评价他人的次数越来越多,当你抱怨越来越频繁,放你回首往事的频率越来越多......毁灭就已经发生了。</p></blockquote><p>所以专注当下之事,时刻提醒自己。未来,想做个屌丝门客,做点力所能及之事,服务如我曾经一般自然野蛮生长在认知下游的人们,让我们下一代面对来自上流阶层的智力侵略和碾压中有自保和逆袭之力!如上是2017年读书日思考!</p><hr><h1>想升级认知系统,想了解更多?那就赶紧关注我的头条号,或来同名公号(madfrog_2017).原创不易,希望关注学习方法论,认知科学的同学看到后能多多关注转发和评论。</h1><p>参考资料:</p><p>《深度学习的艺术》</p><p>《好好学习》</p><p>阳志平老师的演讲《人性与暴力——论智力侵略》以及雾满拦江的关于知识表演者的论述,一并致谢!

<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1e1b0002579e2b00dcf5" img_width="700" img_height="541" alt="研究人员打造出能在人类头骨钻孔的机器人" inline="0"><p>研究团队的灵感来自其他行业使用的钻孔硬件,他们开发了一种可编程的机器人钻孔机,可在短短几分钟内完成这个过程。在程序开始之前,医生首先进行CT扫描,然后他们向绘制地图一样来绘制钻头的路径,设置安全区域,以免钻孔意外造成不必要的创伤。一旦编程完成后,机器人开始工作,医生随时监控其行动。在团队的测试中,机器人完成了比人类外科医生快50倍的操作。</p><p>这款设备主要针对用头骨构建的,但其也可以用于其他手术,例如在股骨头上钻孔等。

<div><p>每一个时代的精神</p><p>都在匠人们的精益求精中孕育、诞生</p><p>从西方的欧洲文艺复兴,到东方的明清盛世</p><p>润泽御府在匠人们的执念中</p><p>读懂了意式圆厅别墅的优雅、法国凡尔赛宫的高贵</p><p>英国白金汉宫的华美,以及中国故宫的庄严</p><p>一个国家与伟大家族的荣耀</p><p>在匠意的建筑中凝固,在岁月中久久流传</p><p><img src="http://p9.pstatp.com/large/1dc300030f4c70159299" img_width="1333" img_height="848" alt="精艺所致 匠作百年—润泽御府五一礼赞,致敬每一位时代匠人" inline="0"></p><p>每一件伟大的作品</p><p>都因匠人精神的注入,成为不朽和传奇</p><p>从埃斯特庄园的浓荫美泉,到恭王府的清幽园境</p><p>润泽御府在匠人们的细细雕琢中</p><p>品出了台地的巍峨与错落、水的灵动与自在</p><p>草木花树的生机与惬意,以及院落的静谧与安恬</p><p>一份跨越国界与文明的卓然品位</p><p>在园院围合中悄然流露,沉积在内心最深处</p><p><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1dc300030f685f7e49fe" img_width="1333" img_height="848" alt="精艺所致 匠作百年—润泽御府五一礼赞,致敬每一位时代匠人" inline="0"></p><p>每一个“五一”佳节</p><p>都是全世界献给匠人们的一首赞诗、一次献礼</p><p>在岁月与文明的褶皱中,匠人们用自己的慧心巧手</p><p>通过一砖一瓦的考究,一草一木的斟酌</p><p>赋予时代与生活独特的艺术与意义</p><p>值此“五一”之际,润泽御府以家族居住地名义</p><p>致敬当代的每一位匠人,以及每一份匠心</p><p>愿中国家族的荣耀,以彼之手,永世传承不息</p><p><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1dbf0004924ec9345e3a" img_width="1333" img_height="848" alt="精艺所致 匠作百年—润泽御府五一礼赞,

<p>新华社华盛顿5月1日电(记者林小春)中国研究人员1日在美国《分子植物》杂志上报告说,他们破译了世界三大饮料植物之一茶树的基因组,这将能帮助解释为什么茶是世界上被广泛饮用的饮料,并有望带来新的茶树品种。</p><p>世界三大饮料植物中的咖啡树和可可树的基因组已相继在欧美国家完成测序。</p><p>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高立志研究员带领的研究团队于2010年首次在国际上启动了茶树基因组计划,联合华南农业大学、云南农业大学等多个机构,历时5年完成了栽培茶树大叶茶种“云抗10号”基因组的测序、组装、注释与分析,获得了世界上第一个较高质量的茶树参考基因组。</p><p>高立志告诉新华社记者,他2006年底从美国回国后,调研发现中国茶叶产业片面追求通过茶文化的宣传来树立茶叶品牌,茶树的生物学、遗传学基础研究薄弱,茶树植物基因资源利用效率低下,茶树新品种选育迟缓,这让他萌生了开展茶树基因组研究、探究茶叶生物学秘密的想法。</p><p>最新研究显示,“云抗10号”基因组十分庞大,拥有约30.2亿个碱基对,基因近3.7万个,但其中重复序列含量极高,约占整个基因组的80.9%。茶树近期曾经发生过一次全基因组重复事件,导致与茶叶的香气、风味与品质密切相关的诸如黄酮、萜类等生物合成相关的基因家族显著扩增。</p><p>自然选择促进了茶树抵抗生物逆境和非生物逆境的基因大量增长,诠释了为什么茶树可以广泛种植在亚洲、非洲、欧洲、美洲和大洋洲不同气候条件下的多样化生境中,从而成为世界性饮料植物。</p><p>茶树所在的山茶属植物多达119种,一个长期悬而未决的问题是为什么只有茶组植物的叶子适合制茶,而茶花、油茶和金花茶等非茶组植物的叶片不适合当茶喝。最新分析显示,高含量的茶多酚和咖啡因决定了山茶属植物是否适合制茶。</p><p>高立志等人还发现,茶树和其他山茶属植物的咖啡因生物合成途径可能起源于可可,但后来经历了独立进化。</p><p>研究人员在一份声明中说:“茶树高质量基因组图谱的成功绘制揭示了决定茶叶适制性、风味和品质以及茶树全球生态适应性的遗传基础,必将大大加速茶树功能基因组学研究和优异新基因发掘,加快旨在提高茶叶品质和适应性的茶树新品种培育。”</p><p>研究人员指出,茶树的野生近缘物种因蕴藏着丰富的优异新基因,是未来茶叶品质改良的巨大宝库,像厚轴茶就含有非常高的茶多酚但是极低的咖啡因,具有培育茶树新品种的巨大潜力。</p><p>茶树据信起源于中国的云南、四川等地,而茶最早作为饮料的可信记录可推至公元前3世纪的商代。目前,全球喝茶的人数达30亿。

<div><p>“好的,我同意。”泰勒博士回答的很干脆。</p><p>看来,这次太空救援的希望,大家的都集中到了设在在拉格朗日<span lang="EN-US">(L2)</span>点的美国的“寄居蟹”号空间站上了。</p><p><span lang="EN-US">“</span>寄居蟹<span lang="EN-US">”</span>号空间站,是当今世界上最大距离地球最远的空间站,设在地<span lang="EN-US">-</span>月连线外侧的拉格朗日点上,距离地球<span lang="EN-US">156</span>万公里。这个空间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造空间站,而是美国<span lang="EN-US">NASA</span>成功的俘获了来自太阳系木星和金星中间,一颗重达<span lang="EN-US">3000</span>万吨的小行星,然后将这颗小行星成功的绑架到了拉格朗日(<span lang="EN-US">L2</span>)引力平衡点,并使其稳定在这一点上。借助被控制了的太空中大平台,经过<span lang="EN-US">5</span>年多的建设,在上面建成了一个巨大的空间站,简直就地球的除月球以外的第二个卫星。<br><br><br><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1dbf0000cb41e8ae79fb" img_width="500" img_height="280" alt="第六代半战争 第十一章 深空救援(2)" inline="0"></p><p>在<span lang="EN-US">“</span>寄居蟹<span lang="EN-US">”</span>号空间站上,不禁设有一般空间站所必备的航天员居住舱、实验舱、服务舱,对接过渡舱、太阳电池等设备,同时,它充分利用了拉格朗日点的有利条件,设有大型空间射电天文望远镜,配有复杂的传感器和天线系统,用于研究地球大气层中的等离子体或行星波,能十分准确的预测地震等自然灾,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设备,就是空间站上设有<span lang="EN-US">“</span>广角红外测量望远镜<span lang="EN-US">”</span>,用于搜索和发现未知的小行星和彗星,特别是那些对地球形成威胁的小行星。因为这些小行星在向阳面受到太阳光的照射,会产生非常微弱的红外辐射,这是一条能发现危险级近地小行星的渠道。如果人类现有的地基或空基常规搜索手段,是很难发现这些<span lang="EN-US">“</span>黑暗<span lang="EN-US">”</span>的小行星的。</p><p>泰勒博士和刘刚匆匆忙忙的离开主控室,各自去联系有关国家的部门了。</p><p>斯蒂夫<span lang="EN-US">.</span>亚克蒂斯署长看见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也离开了主控室,回到设在这里的署长办公室,等泰勒他们的消息去了。</p><p>大概过了一刻钟,泰勒和刘刚两人一同来到了署长办公室。</p><p>细心的斯蒂夫<span lang="EN-US">·</span>亚克蒂斯署长看到两人进来后,面部表情并不是太好看,知道事情并不像想象的那样好办。特别是老泰勒博士,脸色阴沉,眉头紧锁,他此刻不免心里有些忐忑。<br><br><br><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1db70004bd94f3c999b6" img_width="690" img_height="388" alt="第六代半战争 第十一章 深空救援(2)" inline="0"></p><p><span lang="EN-US">“</span>怎么样,泰勒博士,是不是有些麻烦<span lang="EN-US">?</span><span lang="EN-US">”</span>斯蒂夫<span lang="EN-US">.</span>亚克蒂斯署长端着一杯茶水,来到泰勒博士面前。</p><p>“是的,有些麻烦,斯蒂夫署长。”泰勒博士依旧低着头。</p><p><span lang="EN-US">“</span>问题出在哪里?<span lang="EN-US">”</span></p><p><span lang="EN-US">“</span>署长,中国航空航天总局方面是没有问题的,刘刚博士已经联系妥当了。<span lang="EN-US">”</span>泰勒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span lang="EN-US">“</span>咳,问题主要是来自<span lang="EN-US">NASA</span>方面。<span lang="EN-US">”</span></p><p><span lang="EN-US">“</span>噢,问题很棘手吗,要不要我来出面?<span lang="EN-US">”</span>斯蒂夫<span lang="EN-US">.</span>亚克蒂斯署长关切的问。</p><p><span lang="EN-US">“</span>该死<span lang="EN-US">!</span>我就知道,我的那位古板的老同学很难通融的,眼睛里根本没有我们太空署!<span lang="EN-US">”</span>泰勒博士显得很激动。</p><p><span lang="EN-US">“</span>您不用着急,具体怎样,说来我听听,或许我们还可以想出别的办法。<span lang="EN-US">”</span></p><p><span lang="EN-US">“</span>别的办法<span lang="EN-US">!</span>老弟,难道你还能搬动美国国会不成?<span lang="EN-US">”</span>说到这里,泰勒教授瞪大已经布满血丝的眼睛,哆嗦着双手,使劲耸了耸肩膀。</p><p>刘刚看到自己的老师有些失态,连忙插话道:<span lang="EN-US">“</span>斯蒂夫<span lang="EN-US">.</span>亚克蒂斯署长,我刚才听泰勒博士大概说了一下。事情是这样的,泰勒博士刚才联系上了他的那位<span lang="EN-US">NASA</span>局长的老同学,说明了情况,希望他们能配合工作,没想到这位局长一口就回绝了泰勒博士的请求。似乎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span lang="EN-US">”</span></p><p><span lang="EN-US">“</span>哦,为什么?<span lang="EN-US">”</span>斯蒂夫<span lang="EN-US">.</span>亚克蒂斯署长问道。</p><p><span lang="EN-US">“</span>我他妈的苦口婆心的和他说明的情况,一再表明是万分火急,请他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务必援助一回。可是,这个老家伙说目前<span lang="EN-US">‘</span>寄居蟹<span lang="EN-US">’</span>号空间站正在执行一项特别的任务,是经过副总统亲自批准的,谁也不能耽搁进程,除非你找美国国会批准!我的上帝,简直是屁话,等到国会这帮婊子养的开完会,还不是要等猴年马月了,黄瓜菜都凉了<span lang="EN-US">!</span><span lang="EN-US">”</span>说道这里,泰勒博士使劲的把茶杯墩在茶几上,茶水溅了一桌子。</p><p><span lang="EN-US">“</span>泰勒博士,您不要激动,说来看看,具体是什么原因,或许我们还会有其它办法。<span lang="EN-US">”</span><span lang="EN-US"></span>斯蒂夫<span lang="EN-US">.</span>亚克蒂斯署长安慰着泰勒博士。</p><p>一旁的刘刚看到他了博士此时激非常动,于是,他向斯蒂夫<span lang="EN-US">.</span>亚克蒂斯署长解释道:<span lang="EN-US">“</span>大体上情况是这样,署长,据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火星探测计划首席科学家理查德<span lang="EN-US">-</span>雷诺博士的观测发现,一颗编号为<span lang="EN-US">C/1968 A1</span>的池谷<span lang="EN-US">-</span>关彗星,将会来年年中近距离飞越火星。这颗正向火星疾驶而去的彗星,将会严重影响美国宇航局的设在第二拉格朗日点,即<span lang="EN-US">L2</span>点的“寄居蟹”号空间站的飞行安全,使其处于非常危险境地。面对<span lang="EN-US">“</span>寄居蟹<span lang="EN-US">”</span>号空间站将面临即将到来的池谷<span lang="EN-US">-</span>关彗星相撞的威胁,<span lang="EN-US">NASA</span>决定该空间站将于今后大半年的某一时刻进行运行轨道的大调整。鉴于此,<span lang="EN-US">“</span>寄居蟹<span lang="EN-US">”</span>空间站从现在开始,将在未来一个月内进行<span lang="EN-US">‘</span>紧急规避火星撞击轨道调整程序测试<span lang="EN-US">’</span>,并停止一切原来预定的与他国的国际空间合作的所有任务。<span lang="EN-US">”</span><br><br><br><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1dbc0004ddab034a4a02" img_width="1000" img_height="660" alt="第六代半战争 第十一章 深空救援(2)" inline="0"><span lang="EN-US"></span></p><p><span lang="EN-US">“</span>哦,我知道了。<span lang="EN-US">”</span>沉吟片刻,斯蒂夫<span lang="EN-US">.</span>亚克蒂斯署长对泰勒博士说道:<span lang="EN-US">“</span>如果真是向你老同学说得那样,那我们的请求还真有些强人所难。我看不如这样吧,我马上给秘书长去的话联系,叫他出面和美国政府沟通一下,也许事情会有转机的。<span lang="EN-US">”</span></p><p><span lang="EN-US">“</span>可是现在时间不等人啊,刚才我来您这里时,在主控室查看了<span lang="EN-US">‘</span>富士山<span lang="EN-US">’</span>的运行状态,现在它已经脱离了引力平衡点,正在加速向深空飞去,完全就是一个断了线的风筝,我们越来越对它无能无力了呀!<span lang="EN-US">”</span>泰勒博士显得忧心忡忡。</p><p><span lang="EN-US">“</span>好吧,泰勒博士,鉴于目前的形势,我们认为,有必要做两手准备。一是我马上找秘书长阁下,继续和美国政府沟通,争取取得最好的结果;第二,泰勒博士,由您主持,立即安排启动太空署原来制定的<span lang="EN-US">“</span>昆仑镜<span lang="EN-US">”第一</span>备用方案!<span lang="EN-US">”</span></p><p>“好的,我立即着手安排,斯蒂夫<span lang="EN-US">.</span>亚克蒂斯署长<span lang="EN-US">!</span>”泰勒博士站起来,拉着刘刚走出了署长办公室。

分类:娱乐

时间:2016-11-19 07:18:21